“我心中的阿勒泰“征文二等奖作品|创业,在4000公里外的阿勒泰

2018年08月08日 12:15   来源: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

  我是一名80后,来自南京,很多人说我是斜杠青年,亦或说是“不务正业”的青年。我的专业是城乡规划,东南大学博士生,留英访问学者。留学回国后,常理应该走专业路线,做城乡规划设计,在内地的公司做负责人。但是,因为缘分,我选择远在4000公里以外的新疆阿勒泰创业,觉得做点有情怀的事情更有意义。

  两年的探索,往返新疆110次,里程数可以绕地球7圈。无论是情怀还是事业,也许用脚步可以证明我对这片土地的热爱。

  去年3月的一次偶然机会,我走进了阿勒泰青河县。我们团队在青河各地调研,考察相关产业。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发展什么,如何发展,需要一个突破口。我们决定要停下来,在这里创业。因为我觉得这个小镇让我们感受到了宁静,只有空白的,才是最好的机会。

  之后的半年,我每个月都要往返南京和新疆两趟,一方面对接南京的资源,一方面看看家人。同年9月,我们在青河注册了“依希根”文化旅游公司,名字来源于青河县靠近蒙古边境的一个村子,那个村子很美,很安静。注册公司之后的3个月内,我们尝试了很多活动策划和项目投资,但几乎都失败了。

  初到青河创业时,我结识了一帮新疆本地的有志青年,其中以马史和杨奋最出名。他们是土生土长的青河本地人,也是大冰写的《夺命大乌苏》里的两兄弟,导演、写书、画漫画......他们样样拿手,才华横溢。

  临近春节,我和杨奋回到了他的故乡青河,希望让他看看我在青河投资的产业。看完之后,我们进行了彻夜长谈。那一夜,他点醒了我很多无法逃避的问题。他跟我说,现在的模式有问题,不仅不能实现创业,反而会越来越被动。

  起初我无法理解朋友的说法:花了那么大精力做的事,怎么能说推翻就推翻呢?但是杨奋这样告诉我:“与其等待一个漫长的旅游培育期,为什么不着手把最好的农产品销售出去,销售的同时也是为青河做了宣传,同样你的路会越走越宽。”

  随后,团队进行了思路调整,提出“走出去”和“走进来”战略,并且将当地的大尾羊作为对外产品输出的第一步。

  据说青河的阿勒泰大尾羊一年要迁徙2000公里,一生都在转场的路上,是世界上游牧路途最远的“千里羊”。它们的肉质紧实、丰腴不腻,当地人特别喜欢用来款待宾客,形成了阿勒泰特有的饮食文化。

  今年上半年开始,我有幸成为全国乡村创新创业联盟的新疆代表,在各大乡村旅游专场做汇报,每次谈得最多的就是青河的大尾羊和沙棘,是最健康最原生态的产品。

  通过两个月的准备,从今年4月开始,我们策划了一个“一起当牧民”的线上众筹活动,通过线上众筹、线下代牧的方式首先尝试帮助当地牧民卖羊。对每只羊进行建档立卡,定期传送相关视频和图片反馈给客户,截至目前的订单量已经超过2000只。

  通过各类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平台报道后,青河已经逐渐被内地人认识,尤其是南京。截至目前,围绕大尾羊的推介文章阅读量已经超过20万次。

  卖羊不是终极目标,由羊衍生出的旅游附加值才能让当地牧民受益更多。我们通过各种创新活动和文创衍生品的开发,打造具有典型特色的主题村落,然后逐渐吸引跟羊相结合的旅游市场。刚刚过去的六月,一场“大尾羊选美大赛”在当地的布鲁克村拉开帷幕,当地约300人参与了活动,并且参与选美的牧民都拿到了补贴。通过一周的线上评选后,再拿到更高的奖励。投票产生的头羊,还要进行拍卖,将拍卖所得再反馈给当地的牧民。

  在选美活动中,一只名叫“贾克斯Jax”的人形玩偶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当中,这就是布鲁克村的吉祥物和形象代言人。布鲁克村正在往IP村落不断迈进。

  这一系列的举措,都围绕精准扶贫,围绕乡村振兴,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实。

  我很坚持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不仅能为新疆的乡村产业振兴尽力,还可以做公益,这就是一件最有意义的事。人总要活的有些价值,内心对生活有追求,才能做得更好。(作者 周军 江苏省南京市)

[责任编辑:董世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