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成就了一片“中国第一桦林”

——“山水画卷·桦林绿城”新疆哈巴河县侧记

2020年05月21日 18:31   来源:

  (作者:郑红军)

      老查打电话了“喂,忙啥呢?能不能写一篇白桦林的文章?”

  我也发现,竟然从来没写过那片白桦林的只言片语,内疚万分!一方面,作为一个文旅的干部,每天在宣传推介那片与县城紧相连的桦林,就是没有“走心”去说道说道她。

  这世间到处有桦树林,不是吗?你看俄罗斯、东北、塔城、阿勒泰市、白沙湖等等都是那个洁白枝干上,轻盈吊挂着,随风飘摆桦叶,桦树主干上那错落有致、黑白分明的眼睛,正以纯情视角,看着这个混浊世界!

  或许家乡桦林,熟视无睹惯了原因?好像也不是,难道就是那种“身在福中不知福”,人就是这么奇怪。独个儿纳闷半天。

  还有美文佳篇,华丽辞藻,都不敢相信,这是那片树林吗,人间仙境啊;还有哪些网络中的挂着的一幅幅四季桦林的美图,也许摄影装备精良缘故,也不能全部这么说,许多摄影爱好者也是费劲巴力,通过付出许多精力、物力、财力,对时机把握,焦距调试,真的是相当要求下,有了这美,留给世人,赏心悦目。

  还是想写写她!思量半天,还是套路,我还真就说不出一二三来,也就不敢说!也不能整天就一个“醉美”词吧,太乏味吧.

  苦闷了许久,不知道从何说起,但是,总是觉得应该有个说道啊

  突然,脑子有了亮,有了思路。

  这片白桦林,因河而来,因河结缘、因河繁衍生息,从此与这条河水密不可分。

  那这条河是什么河?哈巴河。从此这里也有了一个县城——新疆哈巴河县。哈巴,蒙语是河床坡度大,多跌水,确实这样,看着河水不大,在汛期来临,确实水流湍急,大树都连根拔起,横卧河滩中央;哈萨克语亦可解释为森林茂密,成就了一片原始桦树森林。

  河水是甜美之水,桦林是繁华之地,二者是分不开了。

  这条河汇集了深山冰雪、甘泉、小溪而成为了河,磨砺山石了,无了棱角,沉淀了污浊,可想她有如此甜美、清冽啊。沿着这条恒古流淌的河,汲取河水的滋养,桦树种子力量越发有力,随着鸟儿的飞落、河水漂流,桦树繁衍生息,成为了原始森林!

  哈巴河,一条有生命的河,流过山涧,跨过大山,奔腾而来,流出山口,一下子来平原,成为了额尔齐斯河支流。在哈巴河水里,由于平原区,水流和缓段,土地肥沃、地段开阔,冷水鱼绝佳孕育好去处,你会看到成群小鱼结成群,像雾般,在水里瞬息万变般游动,在桦树林荫中捉迷藏,忽一下,不见了踪影,忽一下,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在水洼里面开心嬉戏,待到长大,就会从两河交汇处,勇敢游入额尔齐斯河,从此不知了去向。

  河水不仅滋养了那片桦林,也滋润了河水两岸包括人在内各种自然生物。休戚与共,和谐相处,那片树林尽然繁盛起来,绵绵不绝。

  桦树林下,长满了各种野花,最为抢眼的是野蔷薇花,单层的,微微颤颤的,散发出淡淡香气,桦树林总是满眼的爱意,情意浓浓,静静的看着花开花落;金秋的桦林,渲染了整个林子,满眼金黄,让人心花怒放。桦林地下,在枯树叶中鼓起啦,转眼长成一个个胖嘟嘟蘑菇,那么招人爱的,有什么牛肝菌、油饼子蘑菇、沙蘑菇等。

  林中,三三两两人,细声细语,漫步的人们,呼吸着清新空气,多么惬意。人们总是习惯性的走在框架木栈道里,走一圈,那只是她一小部分,也是最为清秀、醉美的地方

  走过树林,在桦树林里,你也会发现,她不仅仅是白桦树一个树种,还有澳洲稠李树,有柳树,白杨树,刺梅,骆驼刺,她们相互依存,生长在彼此之中,也使得桦林没了原始森林的霸气,多了许多包容心,从而相互依赖,不分彼此!然而她的深处,是密不透风,正真原始森林模样,感觉还有点阴森恐怖。而且像野猪,野鹿,野兔很多。曾经有人看到过棕熊,太可怕了,而且蚊子特别多,吸血的那种!

  然而,走出去,整个世界,还是桦树林啊!

  你却看不到以上所述包括人在内其他生物了,只有这片树林,她像海洋般,囊括了所有的物种,真所谓的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啊!后来人类,冠名“国家森林公园”!可想,这有多么远古,多么沧桑;可是与她给人留下那么清秀、高雅截然不同,与我们以往原始森林,有着天壤之别。

  这就是我家乡的那片桦树林,一条与河水休戚与共的森林,一片拥抱所有生物桦林。在她博大精深中,一草一花一人一木,得到河水滋养中,走过四季,一起生活在一起,就像兄弟姐妹,彼此不分你我她,一棵棵笔直、洁白桦树,有的一簇簇,像极了当地朴实无华、勤劳人们,大自然也让他们有了团结向上,积极乐观,冰清玉洁、高雅端庄气质禀赋!最感动是那五棵同根桦树,五棵树一个根,尽然长得一般齐整,精神抖擞,走过严寒酷暑,象征了我们团结一心、积极乐观民族精神!

  这里白桦林,说她清秀却不失威严与霸气,绵延130余公里,浩浩荡荡,像极了绿色海洋,从高山流过;又像一个威武霸气巾帼女英雄般,英姿飒爽,护卫着母亲河,和那些包括人在内自然生物,汇入额尔齐斯河,似乎就这么,到处有了她们踪影!似乎就这么成为了全世界。

  虽然没有挺拔傲雪松林,但是却有了极致坚强与秀美,还多了份灵气!

  有人,爱慕的走过世界,去过许多生长桦林地方后,惊呼在这里,你绝对是“中国第一白桦林”,可想她的大!

  从此,有了知名书法家墨宝,为此做了一截“中国第一白桦林”雕塑,犹如释迦摩尼卧佛般,躺卧世人看着的地方,虽然少了理论强支撑,却有了虔诚般摩拜,成了你与他合影留念打卡的,从此你心里有了对她的牵挂!

  就这么抱着敬畏、悄悄离开,不再打扰和我们一样被哈巴河水养育这些生物,不再打扰被桦树林包裹着那些花花草草!

  恍惚间,那片狭长无比的、茂盛的原始桦林带,她仿佛化身一位清纯、貌美的姑娘,将头轻轻靠在阿勒泰山脉英雄伟岸的肩膀,河水似她长长蓝绸发带,随着长长的、充满柔情的秀发一起随着山风,一路向西南飘洒在广袤的大地中。

  写了这么多,其实啰嗦!感动还是有的,她真的不同于其他地方白桦林,你来过,走过,看过,闻过,抚摸过,你会发现的!

  中国第一桦林!秀美、包容,她紧紧依偎着一条河—哈巴河。她知道,是那条河,造就了她,成就了她。

[责任编辑:陈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