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2020年06月22日 13:07   来源:

  作者:松柏

  6月21日,是天下所有父亲的节日。诚然,当儿女们的都要给父亲或父辈送上节日的礼物,以示对父辈节日的祝福。礼物不必多贵重,有意则足矣。当天,我也收获了女儿赠送给我的一份厚礼,她亲手为我制作的节日蛋糕,令我十分感动。

  近日,因天气骤变,我的肩周炎疼得厉害,于是躺下休息一阵。中午,女儿叫我吃饭,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走到餐桌旁,首先投入我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小蛋糕。我问:“这是什么意思?”女儿抿着嘴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爱人对我说:“这是女儿亲手给你制作的节日蛋糕。”我突然清醒了,喔,今天是父亲节,这是女儿给我的惊喜!我连忙说:“谢谢女儿的大礼。这么精致,这么有创意,我真是受之有愧呀!”

  我把蛋糕分成了四份,首先给女儿的“奶奶”一份,再给爱人和女儿各一份。我夹了一小块送进嘴里细细品味,特别香甜,沁人心脾,一股甜甜的暖流从舌根浸入到我的心田。说受之有愧,还真是有些愧疚。

  女儿在五岁那年,因工作关系我从吉木乃县调到地委党史研究室(地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至今已有八个年头了,女儿今年十三岁,个子窜得跟我一样高了。看到女儿的茁壮成长,我没有给她多少父爱,这八年都是在爱人的身边生活的。爱人的工作十分繁忙,调动也十分频繁。前些年她的身体欠佳患有重病,想起这些我都十分惭愧,既对不住爱人,更对不住女儿。

  我于2017年11月7日被组织选派到吉木乃县乌拉斯特镇喀拉苏村任党支部书记。两年半的基层工作确实非常繁忙,工作在村上,吃住在村里,把村子当成了自己的家,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女儿。每当到了快要考试的前几天,我才买些水果等物品回家看看。今年疫情期间,我成天忙着给村民买米麦面,卖牛奶,拉饲料等一些繁杂事情。女儿住在亲戚家,一天她打来电话说让我给她复印一份学习资料,我整整拖了一个礼拜才完成,女儿有些不高兴了,我连忙向女儿道了歉。每当夜间闲下来想女儿的时候,就视频看看,重复着“吃饭没有?作业写完没有?不要长时间看手机!”这几句话语。有时太晚女儿已经进入梦乡,不接视频,我才知道她已经睡觉了,只好挂断视频……

  今年6月1日,我从喀拉苏村回到原单位工作。偶尔回哈巴河过个周末。周五下午下班后赶到哈巴河县已经快十一点了,女儿照例在窗户前等我,看到我的车停靠在楼下时,她才进卧室睡觉。因为受疫情的影响,学校周六要上课。周日下午我要赶回单位上班,女儿要么给我提包送我下楼,要么站在窗前目送着我,向我招手说“再见”。面对这一切,我尽收眼底,牢记心间。我惭愧的是,不但没有照顾上女儿,还让她为我的安全操心,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想到这些,我的眼圈常常会湿润,甚而至于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总之,我的内心充满着五味杂陈:有开心,有骄傲,有感动,有愧疚,有遗憾,有失落……

  俗话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的确,我的女儿很乖、很懂事、很上进、很爱我,我为此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我只好向女儿说一声“小雨,爸爸爱你,永远爱你!”

[责任编辑:陈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