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勒泰新闻网
解放路
2009-06-16 17:10

阿勒泰市委宣传部 杨建英

城市是一本书。

阅读城市的方法与智慧,先从阅读一条大街开始。

同样,阅读阿勒泰城,也必然要先阅读它的大街,这条街想当然地就应该是解放路。

是的,写阿勒泰城不能不写解放路,正如生活在阿勒泰城不能不走解放路一样,是这条街支撑了这座城,是这条街成全了这座城。

打开中国城市地图册,你会发现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城市都有这样一条街,这是共和国诞生的胎记。

一个城市拥有了这样一条街,便拥有了一段红色的历史;便积淀了一份超越世俗的浮躁和肤浅的扑拙与厚重。

这条街没有长安街的宏伟,没有南京路的繁华,甚至连乌鲁木齐的中山路也比不了。但这是一条神奇的街,它的神奇不在其大,而在其小。

在这条街的两边有党政机关、人民公园、宾馆饭店、部队公安、商场市场、银行邮电;学校幼儿园、报社图书馆、电台电视台、医院博物馆等等,几乎构架一座城市的所有功能都浓缩在这条千余米的小街上。要知道,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街道,而是阿勒泰地区中心城市的中心街道。

它多象一棵大树啊,蔓延到山边、水边的解放南(北)路,金山路,文化路、团结路是其庞大的根系,盛开在两边的建筑群是其繁茂的枝叶。

这样一条街,走遍全疆乃至全国你能找出几条呢?

多年以前,我在外地工作时,一些人听说我是阿勒泰人便说:你们那个地方我去过,就一条街!还有的人更是编了一些善意的段子拿我开涮:什么......?在街上买了个馕,不小心掉在地上,于是,馕在前面滚,他在后边追,等追到了才发现自己已出了城。什么......?在街的这头走忽觉脚下很湿,抬头一看才发现是街那头的马撒尿了。我当时听了很是窘迫,觉得脸上很没面子。现在想来,当年这些令我汗颜的段子又何尝不是本地特色。它所散发出的气息确是本地浓浓的文化味道:馕,代表了草原民族的饮食文化,也暗示出这座城市的主体民族构成;马更不用说了,是草原民族的翅膀;馕滚尿流是因为多年前这条街东高西低所至,表明了城市的山城特点;两个段子的中心内涵都说明了这座城市的小而精。

记得央视《正大综艺》栏目当年做东北小城延边专集时说:五块钱游遍全城打的),他们以为遇到了绝世袖珍小城,欣喜不已。不想,这句话播出后反响极佳,现在已成为当地城市形象和旅游揽客的广告语。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游阿勒泰城用不了五块钱,一块就够了,坐公交车只需五毛。而那些糟践阿勒泰的 段子又何尝不能当做我们这座小城对外宣传的精彩广告词。

我特别欣赏我们城市乡村的村民对这座城市的认识,在他们的心中这座城市也是这条街的概念,他们把阿勒泰城简称为

阿姨去哪呀?

上街去!”

叔,上街去啦?

上街去啦!”

 尽管有的乡村离城很远,甚至要坐一两个小时的车,但他们依然把这里称之为街,好象这条街就在家门口,出门几步路就能走到。这是村民们对这条街最动人,最亲近的认同。是呀,有这条街在,住得再远也不偏远;住得再偏也不孤单,因为他是这方土地的主心骨

一条街就是一座城,一座城就是一条街,这就是阿勒泰城最精彩、最真实、最绝妙的写照。

阿勒泰城街道的历史沿革最早见诸于文献记录的是,1917年奉北洋政府之命来阿考察的谢彬所著的《新疆游记》。文中说:......北望承化寺,全街在目。东、中、西三正街当中并列,南、北二横街当其两端......

按照原《阿勒泰市志》主编马祥琛老先生的解读,当时所谓的三正街,一条是现在解放路北段,即:从现在的邮政局往上至市三中这节路;第二条是现在的东后巷;第三条坐落在原一道巷附近,现已无影无踪了。所谓的南北二横街,一条是现市公安局前的一条小巷,过去曾穿过邮电局到达东后街;一条是现在云母二矿转运站上面的一条小巷。在这五条街道中最繁华的一条是解放路北段这节路,时称中街。行政长官公署、县衙门、以及较大的店铺,多集中于此。此时的中街又分成上下两段,上街是现在地税局以上的一段,下街是现在地税局到邮政局这一段。而从原影剧院到彩虹桥堪称现在解放路主体与精华这一段,过去还是车马难于行走的一片烂泥塘。(以上见《阿勒泰风情》马祥琛主编)

时光到了195033日,离谢彬来阿已过去33年,当年轻的阿勒泰第一任地委书记杨烈光率军踏进这座山城时,映入他眼帘的是:克兰河自北向南由山谷蜿蜒流过,沿河岸南北一条街,长约三公里。中间一段比较狭窄,有几家店铺。专署、阿勒泰报社等都设在这一带,形成中心地段。南、北两端比较开阔,分别称为:上窝子,下窝子。’(以上见《春到阿勒泰》杨烈光著)

上述史料对阿勒泰城各街道的描述还是比较详尽的,但是对现在这条解放路的中心段如何形成的却焉语不详。不过,从杨烈光的描述:沿河岸南北一条街,长约三公里这句话中我们还是能够看到解放路雏形的影子。

比较详实的记载解放路建设过程的文本材料,当是20039月《阿勒泰报》上一篇署名为张秉实的文章——《漫话阿勒泰市街道的变迁》。这是一位见证了这座城市发展半个多世纪的老人,文中老人以激情燃烧岁月的笔调详尽地记述了,当年为了填埋掉影剧院到彩虹桥这一片烂泥塘筑造现今解放路主体时专署机关的同志——那些老一辈的金山之子们所负出的艰辛努力。......这些翻浆的软泥,虽然在地表面是不大的一片,但往下挖,却得等挖到一人多深,才算是见到硬实之地。在往后是用抬把子从河中抬来卵石填之,大块要用杠子抬,这劳动自然很是费力,但都是各机关单位出人劳动,从没有雇人去挖的

2003年解放路拓宽、重修、大开膛,我亲眼见到挖掘机挖出的一块块巨石,一段段朽木和一团团黑泥,张老人所言不谬。

尤为可贵的是,在上述三篇文章中,张秉实老人的文章并不只是老革命讲故事,而是透出深深的人文情怀。在文中围绕城市的道路建设,老人还详细的记述了当时的车况、路灯、筑路材料、城市生活细节等情况,有些细节今天看来已显得弥足珍贵。比如:当时城内汽车少,马车多,象地区建筑公司这些用车大户就不得不多备马车。马车较多,马也多,有四十匹。每天傍晚,由饲养员赶着马群从将军山沟马号跑过来,到克兰河边去饮水。几十匹马在街上跑起来,那可是很壮观的。

不知怎的,这一场景我读过之后便牢记脑中挥之不去。20056月的一天,也是傍晚十分,将军山沟因暴雨引发大水,伫立在路边,我静观那咆哮的洪水,忽觉眼前一亮,仿佛那四十匹马从山沟里奔腾而出,它们嘶鸣着,狂奔着、挣腾着,铁蹄把大地敲得咚咚作响。历史以不同的形式和形象在此重演,一时间我心潮起伏,激动不已......

是呀!这条路还有多少秘密不被人们知道,还有多少谶语没被我们解读?......

1917年谢彬的《新疆游记》,到50年代杨烈光的《春到阿勒泰》,再到2003年张秉实的文章《漫话阿勒泰市街道的变迁》,三个时代,三个人,三篇文章记述了解放路的昨天和今天,从中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条解放路的历史就是这座阿勒泰城的历史。

解放路上曾经的老建筑

要弄懂一条路的智慧,确需要有足够的智慧。孙中山通过对路的思考得出了治国之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周树人通过对路的思考明白了希望的内涵:希望如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解放路又何尝不是这样,它也是由无数个心怀希望的人用脚走出来的。

早在解放路还没有被解放之时乃至成为解放路之后,这条路上就先后有棍噶扎拉参、帕勒塔、张庆桐、周务学、沙里福汗、达列力汗、杨烈光的脚印;还有王震、胡耀邦、班禅、万里、王恩茂、朱基,乔石、贾庆林、罗干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脚印;当然,更多的脚印还是一代代山城人自己留下来的。

有些脚印是值得永远记取的。

棍噶扎拉参,大清同治年间塔尔巴哈台带兵喇嘛,人称棍贝勒。他是承化寺的建造者,也是这座山城的缔造者。正如,先有谭柘寺,后有北京城,这里也是:先有承化寺,后有阿勒泰城。从同治十年(1871)开始,上千名僧侣在棍噶扎拉参的带领和指挥下,用了两年的时间,建成了拥有680间房屋,1014名僧侣的千佛寺,后经1875年光绪皇帝亲笔御赐庙名承化寺,之后,这座古刹便成为一座西北边陲的重要城堡。由此可见,棍噶扎拉参是第一位在这山沟踩出路的人。同样,在解放路最初的路基上也留下了他执着无畏的脚印。

帕勒塔,民国阿尔泰第一任办事长官,东土尔扈特盟长。16岁袭爵,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赏乾清门行走。民国1年(1912年)517日被北洋政府任命为阿尔泰办事长官兼督办西北边防。在任期间,爆发科布多战争,危机四伏,内忧外患。在其主政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里他健全办事机构、整饬军队、筹措军饷、外事谈判,解放路上留下了他焦虑匆忙的脚印。

张庆桐,民国阿勒泰第三任办事长官。19183—19196月主政期间,他与俄国私订条约,出让土地;克扣军饷,导致兵变,成为金山罪人,为历史所不齿。虽然他是中国人中与世界文豪托尔斯泰有过交往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人为辜鸿名),为史学界所乐谈。但是,功不掩过。四十年代有人见其在京城东交孤然散步,不知老先生是否为他在解放路上留下的那些走错了的脚步而抱憾终生。

周务学,阿勒泰(划归新疆后)第一任道台。19193—19216月主政期间,平定张庆桐引发的阿山兵变,建立督统道台,改革公署陋规,严整吏治恶习,酌减苛捐杂税,与民休养生息。1921614日,被苏联红军击溃的一股白俄军队七千余人进犯阿山,阿山军抵敌不住,周见无力回天并严辞拒绝躲避外县,而是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头颅,尽守士责,杀身成仁解放路上留下了他英勇决绝的脚印。

还有一双脚印,令我肃然起敬。

王震将军,已故的国家副主席。早年间率大军征战天山南北,解放了新疆。解放路上曾留下过他神勇之师的脚印。建国后,老将军心系天山,更心系阿山。19645月,作为国家农垦部部长的王将军,第一次把脚印留了在解放路;198510月,时任中顾委副主任的王将军,率中央代表团参加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庆典,他只在乌鲁木齐停留5天,便于5日上午飞抵阿山,已是78岁高龄的老将军又把他那双传奇般的足迹留在了解放路。

上述这些脚印或匆忙、或悔恨、或英勇、或传奇,都是解放路这幅历史长卷上铭记下来的珍贵记忆。当然,在众多的记忆中,还是那些平凡的人们留下的那些不平凡的印记,给我的感动最多。

有许多年了,我一直在思考人与城市,城市与街道,街道与人的关系。这些问题很复杂,其实也很简单。比如说,街道与人的关系,从生活的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从生存的角度来看,城市中的人走的都是相同的路。具体到阿勒泰城就是全城人都走这一条解放路,而且每个人的走法不同,结果也不同。有的人发达了,有的人衰落了;有人成功了,有人失败了。

多年以后,当我如一片枯叶从外面精彩的世界飘回到解放路的时候,已是深夜了,解放路是那么静,刚下过雨的路面反射出的路灯光如一双双或挑剔或嘲讽或温柔的目光投在身上,我肩上那空空的行囊此时是那么沉重。

想当年,在朋友为我饯行的聚会上,我目空一切地宣称要到外面闯一条新的路。十年里我也确实走了许多路:北京的长安街,乌市的中山路,奎屯的团结路,在这些路上我狂奔过,慢步过,得意过,失落过但都没能走下去,往往是行之不远便被人挤了出来。可如今我又回到了解放路,对于别人走了多年的路,我又要从头走起。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这句颇为搞笑的小品台词对我来说却是严峻的现实。别人能走通的路,我为什么不行,我不住地对自己说,也不住地对解放路说,我知道尽管这条短小不平的路上已经走着许多人,但是,它仍能为我划出一条供我走的路来,我坚信不疑。

 解放路是一位睿智的老者,站在他的面前会得到许多人生的启迪。得意了,他会告诉你内敛一些;失意了,他会告诉你坚强一些。他不只是一条用沙石、水泥铺成的物质大道;它更是一条用理想信念铺成的精神大道。

有学者将中国城市街道的命名大致分为这样几种方法:一是方向、顺序和地理位置命名法。如:乌鲁木齐的大十字、小十字,烟台的南大街、北马路,广州的中山一路至中山八路等都属此类。但是,数字不会说话,也不会讲述城市的历史,这与街道文化天然为敌。二是别的地名命名法。整个城市有如一张中国地图:东有厦门街,西有哈密街,南有南京路,北有北京路。这些貌似开放的姿态其实也回避了对本土文化传承的追寻。三是人名命名法。如:北京的张自忠路,长沙的蔡鄂路和诸多城市的中山路等等,中国悠久的历史,为街道命名提供了足够的人名资源。四是时代特色词语命名法。如:百年以前的铜锣街、仁德巷,七十年前的中山路,四九年以后的人民路、胜利路,改革开放以后的创新大道、世纪大道等都属于此。

按上述形式划分阿勒泰城的解放路,当属第四种。它具有时代特色,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是共和国诞生的胎记。

如今,随着时代的变迁,街道的名字早已不再只是地名的代称,它还是城市美学,经济商学,城市个性的代名词,以及书写历史和划分权力的一种方式。

有鉴于此,1999年建国50周年时,有人提出了疑问都解放这么多年了,这条街还叫解放路是不是太过时了;同样,无独有偶,在新世纪来临之时,乌鲁木齐也有人对大十字、小十字的街名称谓过于土气,不和时代节拍发出置疑。

真想不到,时代的变迁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竟然是这些满载历史沧桑,积淀人文情怀,传承城市文脉的沉默无言的街道,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据史料记载:1966812日,阿勒泰专区的红卫兵组织发出破四旧,立四新演讲《十六条》。其中就有达列力汗路改为团结路,把阿巴依路改为反修路等重点内容,就是鲜明的例证。非常有意味的是,当年香港回归时,同样有人提出要把港岛上那些充满殖民色彩的街名如英皇路”“德辅(一位总督名)换掉。对此,特区政府不准,中央更是不准。原因很简单,历史不是任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街道也同样不是!

我们这条解放路自有其深邃的时代内涵:解放前它是反剥削、反压迫、反侵略正义力量的化身;新的世纪它是反极左、反保守、反僵化革新力量的化身。是呀!在大力提倡与时俱进的今天,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仍是这座城市呼唤的最强音!解放路——之有?!

如何建设一条既可传承城市文脉,又能适应时代节拍,并且展示城市风采的主街道,是当今国内城市规划、建设的一道大难题。

景观大道的凸显是时代发展产生的怪胎。如今,无论是北方都市,还是南国小城,都为建设纪念性和展示性的景观大道而大兴土木。为此,国内著名的景观学博士俞孔坚对这种竭尽城市化装之能事,强调宽广、气派和街景立面装饰的街道建设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抨击。他认为,这类景观大道存在的问题是:阻隔了道路两侧的交通,功能交混 ;划破了原有城市有机体的交流网络和纤细的肌理;由于拆迁大量民居破坏了传统城市风貌等等。

严肃认真地讲,我们这条解放路不属于此类。虽然在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景观大道。但这是由历史、现实和环境决定的。没有这条路,就没有这座城。作为全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城市,这条街理应成为展示本地区风貌的一个窗口

一条街道怎样才算美好,是有着不同的考量标准的。从严肃的建筑学角度看:应该是,20—30米宽,500—1000米长,临街建筑2—3层高,建筑界面柔和,有凸凹,有不超过6米高的雕塑,花木扶疏,石材铺地,有酒巴、咖啡、沙龙等。从浪漫的生活角度看,有人楞是搞出六大评价指数:养眼,街上美女是否如织;美食,街上餐饮是否让人大饱口福;便利,街上的交通情况是否方便;休憩,是否为行人准备了休息的长凳;此外,还有人气、商业等指标,更是一个都不能少。

一位名叫简·雅各布的美国家庭妇女,在其45年前出版的经典专著《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首次提出了街道眼的概念。她主张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用以增加街道生活中人们相互见面的机会,从而增强街道的安全感。此外,她还将人们在街道上所展示出的形形色色的生活赞誉为街道芭蕾

多么浪漫的称谓呀!静心想来,又何尝不是这样。仅以解放路来说,有多少浪漫的事为她而发生,有多少眉眼儿为她而描化,有多少靓丽的衣裙为她而穿着。对于这座城市的人来说,一种幸福不拿到解放路上展示一下,那还叫幸福吗?一对结婚的新人,既便是两家住对门,但如果接亲的车队不在解放路上一下,怕也是婆家遗憾,娘家挑礼。对于这些被解放路看大娃娃们来说,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前不拜一拜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是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

一条街道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历史的?现实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生活的?都是,又不全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它是人生轨迹的现实呈现;对于一座城来说,它是发展之路的真实再现。

解放路负载着太多的历史与现实,进入新的世纪,它显得老态了。2003年阿勒泰市对这条大街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拓宽路面、更换路灯、加强绿化、沿街建筑实施立面装饰、对1.4公里人行道进行改造等等,2005年又制作了一大批反映草原文化的青铜雕塑陈列街头。其中,用地产石材铺设人行道,我以为是精彩一笔。阿勒泰译为金山本身就是石头的概念,漫步山城街头就要有这种厚实、硬朗的石头感觉。而对于那些以草原、牧区为生活背景的青铜雕塑陈列在城市街头,赞许者有之,摇头者亦有之。我以为,作为城市雕塑,当要努力寻找城市生活记忆的契合点,才可得到全体市民的广泛认同。

可喜的是,张秉实老人在文章中为我们提供了这种可称之为山城记忆的生活细节。他说:当时(解放路边)许多机关单位门前还栽有栓马桩,有的是栽着独立一根,有的是栽两根,上面再架上一根横梁,那时乡间的人进城办事购物多是以马代步,便为骑马人准备下了这栓马桩。这一景观在我八十年代末来阿时还大量存在。印象中市食品公司楼前和现在的工商银行解放路营业所前都有这种栓马桩,这是当时马背民族的车站。尤其是在夏天,那黄黄的马尿汇流成河,老远就能闻到,非常刺鼻。

针对这样一种能反映一个时代的生活场景,是不能忘记的。我曾对我的朋友,城市青年雕塑师梁卫洪先生建议过,在当年树立栓马桩的位置,制作一组这样的雕塑:一根栓马桩,几匹枣红马,一位肩挂褡裢的民族老汉进城采购......此外还有如:拉着爬犁拖面粉、清油的,山城的儿童玩阿什嘎牛牛的等等,既能呼唤城市记忆,又可传承城市文脉。这样的雕塑,一定会引起广大市民的共鸣。

200510月,历史又赋予这座城市新的内涵,它被国家旅游局命名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打造山水旅游城市是山城新时期的使命,同时也是解放路新的使命。山水城市的概念,除了我们四周的真山真水之外,还有就是人工的建筑与街道了。 既然城市的楼房建筑有山峦一样的形状,车水马龙的街道有水流一样的特征,那它们就有了山、水的内涵。解放路就是一条激荡着时代浪花的生生不息的历史长河!

解放路啊,你千余米的腰身很长也很短。说很短,脚快的人用不了十分钟便可走完;说很长,一个人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走到头。

2003年,我为市电视台策划、主持了一部贺岁专题片《走过2003》。其中在谈到解放路时我说:解放路,你是一本书,记载着边城的发展历史;你是一个舞台,演绎着边城人的苦乐人生。秋日的落叶与冬日的雪花于此共同飞舞;迎亲的车队与送葬的车队时常在此交会,悲与喜,苦与乐,失与得共同上演。解放路,你是是斟满五味酒的杯;是记载苦与乐的书;是上演悲喜剧的台。老一辈人从你身上走向暮年;年轻的一代又朝着你兴冲冲走来......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张朋辉 】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
新闻搜索